WFU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龍來讀冊: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鉑金包 Primates of Park Avenue: A Memoir



前言


這本書,我是跟「大亨小傳」還有「跨國灰姑娘」一起看。

跟「跨國灰姑娘」類似,這是一本社會學家的田野調查記錄,只是針對的族群是紐約曼哈頓的上東區,文筆相對輕鬆,娛樂性高。上流社會不為人之的一面總是令人好奇,這本書讓人想起「大亨小傳」,大亨小傳描寫的是無子男性視角,而且是上個世紀禁酒令時期的美國,而這本書觀察性別與時代不同,但是當中細節彷彿這些人的模式從來沒變過。

補充:大亨小傳我自己有三本,原文版的,村上春樹撰文版本的,跟電影封面版本的。可見得我自己有多喜歡這一本書,因為很難寫感想,所以心得無限期難產中,僅提供一些閱讀建議,原文版本的英文用字有點古老,除非想學英文,不然不一定要看,至於兩個翻譯,我比較喜歡徐之野的翻譯,雖然他有點像是村上春樹日文翻譯版的中文翻譯版



回到本書,作者溫絲黛、馬汀(Wednesday Martin:應該是禮拜三出生)以珍古德觀察靈長類生物一樣自我比擬,雖然作者也自己常常覺得自己是當中最邊緣的那隻狒狒。


紐約曼哈頓上東區


大紐約市一個巨大的城市,裡頭有好幾個區域,例如美國隊長的布魯克林、蜘蛛人的皇后區,而富人齊聚的,就是曼哈頓島,而曼哈頓島中有上城(uptown)下城(downtown),而上東區,因為其良好的學區、成為上曼哈頓島中的貴族中的貴族區,也因為其中的高社經地區,產生很特殊的風貌。(作者也有將其地理分布作圖片整理,閱讀起來可以參照)



作者因為生了小孩後,為了小孩的教養,想從下城區要移居上城區,而從找房子開始就是一連串的考驗。作者以人類學家田野調查的形式,從如何找房子移入該區域、申請托兒所、如何融入社群,到最後在上東區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筆觸鮮明有趣,或許看似荒謬,確又合理。許多場景的鮮明描述更是拍案鮮明有趣。


什麼是柏金包,為什麼是柏金包


作者剛剛搬到上東區的街頭,受到對向女士的包包橫甩洗禮,作者描述這動作的行為,珍古德中,狒狒的作為一樣,黑猩猩因為拿到了一個神器,獲得了周遭黑猩猩的崇敬,也因此,他需要女生的神器:包包,特別是柏金包。柏金包跟凱莉包等的來由書中有做詳細的說明。

其實關於柏金包,只是書中的一段,而英文書名 Primates of Park Avenue(公園大道的靈長類生物),並沒有特別彰顯這部份。只是在華文世界中,因為這個中文翻譯,意外引發討論,使得書本受到注目,當然可惜的是許多人因其書名就無法仔細認真看待,當成娛樂書籍,有點可惜。(有點就像看到電影名字叫做「刺激1995」就覺得是爛片因此掠過一樣)


閱讀心得


書中寫到上東區的女性,每天穿著 Jil Sander、Piazza Sempione、Prada的衣服,拿著香奈兒(Chanel)包,或是愛馬仕(HERMES)的凱莉包或是柏金包,休閒時,還穿著 lululemon 穿著曲線玲瓏,卻同時逼自己修飾缺點的衣服,要參加 SoulCycle 或是 Physique 57 做運動(其實這兩種女性的差別,有點像紅玫瑰與白玫瑰)。這些並不是單純「凡勃倫效應」,而是一種內部壓力造成的群體動力。

作者書中的女性,外貌看似金髮碧眼身材曼妙,給人無腦的刻板印象,大家認為他們驕傲、冷漠、鄙視人。但細細觀察其實每一個人都彷彿第一流獵人頭公司的評估人員兼招募者兼公關人員,可以在短時間內評估一個新人,而從中確認值不值得繼續投注資源。

對他們而言,這些作為才是最符合效益的,因為時間跟注意力有限,所以要知道把重點投注在哪裡,並馬上產生相對應的處理決策,以效率至上來看待,這些人的作為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身為族群中的新住民,其融入社群的策略以及他的觀察紀實令人饒富趣味,最後他也融入上東區社群中,因為是回憶錄,所以書中刻畫出許多紐約資產階級(主要是貴婦)的樂與哀,看上去似乎是「第一世界的煩惱( FWP = First World Problem)」。

但是若身處其中,其生活環境的壓力之大,使得對他們不時使用抗焦慮藥物的作為感到理解。看到上東區的父母,為了讓小孩專心餵他們吃利他能,不免讓我想起大亨小傳時期的美國,富人利用 X 光來除毛(然後就得癌症死掉)的過往。

作者甚至最後也從觀察者,也因為自己流產的傷痛,進一步融入上東區的社群中。那一章是我最動容的部分,很少有女性願意分享這種事情,或許紀錄這樣子的事件或許對作者是種治療吧。

對我來說,這本書跟「跨國灰姑娘」一樣,是很細膩的族群觀察記錄。只是文筆更加淺白,閱讀的過程中,也不免跟台灣的高收入階級區域,例如台北的天母、信義計畫區、東區、大安區,台中七期,台南東區,高雄文化中心、農十六,新灣區等,來相互應對,因此閱讀起來饒富趣味。

延伸閱讀:
Primates of Park Avenue: A Memoir
We Asked 10 Real U.E.S. Mommas (and One Husband) About the Primates of Park Avenue

蔡依橙:《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我是讀者,我需要一個耶魯人類學家!